朱砂似锦

【锤基】幸福线 08 (警察Thor/明星Loki/ABO)

灰-度-值:


《幸福线》


警察Thor/大明星Loki


养兄弟设定、私设ABO


占有欲强、双向暗恋、傻白甜OOC


梗概:占据着全球男人、女人最想睡的明星榜首的Loki·Odinson也有一个不能说的目标人物。


 写给 @甜饼老板 的生贺,不长,日更或隔日更。




 


01  02  03  04  05  06-07


  08


 


 


         早起时头疼欲裂又鸟硬如铁要怎么办?


          


         首先你需要有一个枕头,盖住那个戳在裤裆里的充血海绵,在Loki还没来得及呻吟前,听力良好又早起准备上班的Thor已经连门都没敲的进来了。


          


         “早上好。”


          


         “滚…”头疼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捡不起来,Loki弯着腰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他现在想把头砍下来直接从顶楼扔下去。


          


         “你该和我道歉。”拎着Loki的后领把人扯的坐直,Thor先把手里的蜂蜜水递了过去,不过Loki没接,他怕自己会手抖的洒一床。


          


         “我该把你和我的脑袋一起从这扔下去。”努力喘了一口气,被枕头遮住的地方并没能懂得自己主人的意思。想到自己可能要残缺不全的躯体,Loki就有种报复一般的快感,当然他还没活够,也不想把自己搞的惨不忍睹,连下葬都要免去最后的瞻仰活动。


          


         “算了吧,你连我一条大腿都抬不起来。”一屁股坐到了Loki身后,胳膊绕过了前胸到了面前,这会杯子是直接抵到嘴边了,不喝可能会被Thor直接用水糊一脸吧。


          


         自从那次被下药事件后,Loki对于在外面喝酒这种事早已避之不及,而且不经过自己手的东西,他肯定不喝,现在属于例外,就像Caroline说的,Loki·Odinson所有的偏执对他哥都是没用的。


          


         “你哪来的蜂蜜?”好不容易喝下了大半杯蜂蜜都没融开的水,被甜的后脑长毛的Loki又很快被塞了个番茄。


          


         “你哪来的番茄?”对着明显是洗过的番茄,Loki很肯定,自己公寓的冰箱、橱柜里并没有这两个东西。


          


         “你邻居人挺好的。”诚实的交待了自己一早在天台小花园锻炼,结果一抬头就看见隔壁天台两个抱在一起的男女。


          


         “然后你就要了蜂蜜和番茄?”咬着又酸又凉的番茄,Loki当然知道隔壁是什么人,也知道对方肯定是早起来做晨间运动的。


          


         “对,她和我打招呼。”


          


         在发现天台上突然多了个金发蓝眼,身材健硕浑身带汗的男人后,盘腿在男友腰上的女人眨着漂亮的眼睛,突然觉得双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早上好。”Samantha昂起下巴,拉长的颈线让抖落的棕褐色卷发柔软的洒落在了肩头上,啃咬到模糊的口红让舌尖舔掉后,非常完美的挑起了身边男友的欲望,被烙铁一样的下身抵着,Samantha目光灼灼的盯上了Thor,金发男人皱着眉看了对方一会,接着表情恍然大悟般的撑开,拿起搭在椅子上的短袖套上,Thor笑容灿烂的开口道。


          


         “请问有蜂蜜吗?”Thor正直的问道。


          


         “我觉得女人,肯定会有为了保养用的蜂蜜之类的。”看着Loki把番茄吃完,Thor一脸淡然的表示,自己根本没意识到那是在挑逗。


          


         “你还顺便要了个番茄。”Loki算是服了自己哥哥了,他的邻居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作为纽约知名公关公司的老板,Loki唯一放心的就是对方不会把自己公寓里任何的事说出去,毕竟保密协议摆在那里,他也会把一些工作交给Samantha,这女人除了每天都想和好看男人睡觉外,大部分时间还是很靠谱的。


          


         “很好用不是吗。”拍着Loki不再打结的眉头,Thor站起身把杯子拿走。


          


         “和我去上班吧,警局旁边有个私人餐厅,里面有单人间,我认识老板。”


          


         “我在这睡觉。”Loki摇头拒绝,这和Frigg的口吻太像,不,应该是Odin,不愧是亲生的,血缘联系里的这点执拗,他真是说个话都觉得烦。


          


         “他都能找到我的公寓,你这肯定是知道的,毕竟有被狗仔拍到过,你选,要么和我去上班,要么回别墅。”


          


         “你当你是谁!”


          


         “你今天还没和我道歉呢,Loki。”


          


         “不要岔开话题,你无权干涉我的决定。”


          


         “这就我们两个,有没有权利,我说了算。”


          


         “Th—”


          


         十分钟后,坐在马桶上的Loki对Odinson这个姓氏真是深恶痛绝,什么叫自作孽,大概就是他这种,喜欢谁不好,为什么要喜欢Thor·Odinson这个大块头。


          


         洗漱完换了衣服,连头发都没抹的散在脸边,成功把自己的衣着弄回了改造前的Thor,推着心不甘情不愿的Loki出了门。


          


         因为一开始就和对方打了招呼,虽然还没开店,但是Volstagg已经提前过了来,在看到Thor时,两个大个子抱在一起拍的后背砰砰乱响,卡着墨镜的Loki抖了一下,拒绝了胖乎乎的男人也给他一个熊抱。


          


         “Volstagg老婆做的土豆料理非常好吃。”在小时候的玩伴里,Volstagg是最早结婚的,而且生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还领养了两个孩子,面对着大额的生活开支和亲子需要,男人干脆就找身边的朋友借钱开了个餐厅,反正里面什么都卖,大厨就是自己老婆,服务生有时是自己有时是下了课的豆丁们。


          


         “给他个小隔间坐着就行,中午来找你吃饭。”拍着Volstagg的肩膀说了两句,Thor在走前还对Loki小声嘀咕了一会,大部分都是威胁,免得这个脑子里有万花筒的家伙萌生出什么十七岁男孩才会有的叛逆期。


          


         “工作顺利,Brother。”假笑着送走了Thor,Loki摸着干瘪的肚子饿的有点晕。


          


         “吃早饭了吗?”性格豪爽又提早被家庭滋润圆满的Volstagg,虽然年纪也就比Thor大上一些,可是到了Loki这里就是十几岁的差距了。在他眼里这个黑发小子和他儿子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他可能不会像Thor那样,把自己弟弟拴在裤腰带上挂着到处跑。


          


         “事实上,没有。”


          


         “那正好,我要做点吃的,你来帮忙吧。”厚实宽大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Loki的肩膀上,被震的身子一晃,还没来得及拒绝,身体已经不由自己的被拖向了后面厨房。


          


         到了警局,Thor一看消息就是Frigg的每日问候,在告诉自己母亲Loki现在很安全后,睡饱的Sif和Fandral也一块坐电梯到了办公室。


          


         三人对视一眼,刚刚鼓起的工作热情瞬间熄火,想要抓人却抓不到的感觉真是每日打击士气的最好手段。


          


         “好好干活,中午请你们去Volstagg的店里吃饭。”


          


         “有我的份吗?”Hogun在回了一趟家后,终于恢复到了人的形态,当然Thor也不会忘记对方泡面配鲱鱼罐头的壮举。


          


         “一起吧,不过有个人,别在他面前谈案子。”


          


         “你男朋友?”完全没想到昨晚见到的漂亮男人今天还会出现,Hogun怀疑Thor家里是不是开始让他准备结婚事宜了。


          


         “我弟。”


          


         于是围在一圈的几个人都发出了节奏不一、腔调异同的“哦”。


          


         “你这个弟弟,比你女朋友还要神秘,认识你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一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藏着什么宝贝呢。”拍着脑袋调侃完Thor,Fandral马上打开电脑准备干活,他想休假很久了,但是手头的事一直没弄完,等这次案子截掉,他肯定立刻递交申请。


          


         “的确。”唯一知道真相的Hogun开始出汗,谁家要是有个这样大明星的弟弟,肯定也是遮遮掩掩不肯漏出来的,昨晚还在后悔没要个签名的Hogun,现在已经考虑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多要几个。


          


         “看来他也没法拯救你完蛋的品味。”


          


         对着Thor的打扮放弃挣扎的Sif翻了个冷冷的白眼,想来那些在现场被Thor迷住的女警们,今天是要梦想破灭了。


          


         因为洛杉矶那边暂时没有新的进展,Thor干脆把九份尸检报告又拿出来看了一遍,在怀疑洛杉矶案件里的凶手和Norman有关后,他就要了一份完整的报告,但是两边受害人的差异真的非常大,而洛杉矶那边七人最大的共同点大概就是——都是单身。


          


         “这种几率有多高,全都是低风险、有钱、有闲又年轻帅气的男人。”Thor怀疑这就是对方的选择标准,也许并不是有仇或者什么,而是喜好这种类型的,这一点就跟Norman不同,他的方向更加多变,男人、女人、年轻的、年老的,但是Omega居多,就像纽约死亡的这两名受害人,都是Omega。


          


         “他们都喜欢染发。”Sif指着贴在白板上的两人说道,“或许是职业需要吧。”毕竟另外一边的受害人并不需要常常改变自己的模样来吸引什么人。


          


         “应该是自染的染膏,发根有残留,特别是这个Spar。”Thor翻着手里的报告,Hela从这个男人的发根上检查出了至少三种颜色的残留。


          


         “于是我的被害人是个‘变装皇后’?!”挑着眉头毫无进展的摊开手,如果说洛杉矶的受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的身份,那么纽约的这两具尸体也是如此,而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所要面对的潜在受害人范围太大了。原来在跟着扫黄部门钓鱼时,Sif就看到过。一些离家出走,靠用身体支付车费的孩子,跑了大半个美国,就为了看看自由女神像,他们并不害怕染病或者死亡,能给上一点毒品就可以让他们烂在地里任由别人践踏。


          


         “可能要…”忍着反胃的感觉把一张伤口的特写翻过来挂到了白板上,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两具尸体上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伤口很多,但是这个…


          


         “这是几号?”看着照片后面的编号在报告里寻找对应的,捆绑、烫伤、鞭打之类的都已经算稀疏平常了,但这不代表Thor看了不觉得烦躁,他的出生让他可以远离这些,而在阿富汗的战场上,他看过更加不堪的,有些东西你看多了就会产生一种难以压抑的厌恶,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垃圾都抹除,如果他们都不在了,一切都会改变吧。


          


         “未知。”终于把照片和号码对上后,上面留下的却是简单的一个词组,Sif歪过头看了一会,这感觉就是压迫出来的,在后腰臀缝的上方,虽然不太明显了,但是是个“T”字型的。


          


         “你觉得有关吗?”Sif真的不确定,可现在,他们显然没法放过任何一个线索的出现。


          


         “说不定呢。”放下了手里的东西,Thor退后了几步双手叉腰望着白板上贴出的照片和线索,这所有的一切都和一个男人有关,而他们好像就差了那么一条线索,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拼凑整齐。


          


         对着复杂而细小的线索,一早上的时间过的飞快,等四人饥肠辘辘的到了Volstagg的餐厅时,躲在小房间里吃零食的Loki被Thor抓了个正着。


          


         “一起吃饭。”视线扫过垃圾桶里的残骸,Thor总觉得前几天Frigg养出来的肉,在他面前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开始消退,如果等那个变态被抓到时,Loki又一次瘦回了事发前,那他可能真的会被逼着吃上半年的素食大餐来清肠胃。


          


         “好。”快速的把剩下的几根拇指饼干放进嘴里,等Loki转过身对着Thor那群目瞪口呆的同事们,第一反应就是附赠了一个非常客套性的标配笑脸。


          


         接着在Sif的抽气声中,Hogun愉快的发现,一向以复辟英伦绅士著称的Fandral,脸红了。


          


         “诶,你的男神在眼前,还不快去要个抱抱。”Volstagg大概是几个人里用了最长时间才认出Loki的,没办法,他不怎么会看电影,但是他和Fandral以及Thor在部队认识过一段时间,之后因为从属不同而暂时分手,他早早结婚生了孩子,而Fandral和Thor去做了警察,偶尔三人会一起出来喝酒,他也是那时候才知道Fandral开始追星了,还是那种比他小不少的男性Omega,又漂亮又有钱,估计就是属于梦中情人,摸不到只能看看的类型。


          


         “中午有什么?”神经大条到从没看过自己弟弟电影的Thor,一直也不知道Fandral口里那个人就是Loki,谁让他朋友总喜欢用电影里的名字来称呼对方呢。


          


         “你最爱的墨西哥烤肉。”


          


         餐厅到了中午后就开始忙的停不下脚,Volstagg在给几人弄了位置后就出去了,一个圆桌旁边围成了一团,Thor左手边坐了Loki,Sif是从来不会在聚餐里离开Thor身边的,所以干脆就到了右手,Hogun打定了等会要签名的想法后就把Fandral推到了Loki旁边。


          


         对肉类没有任何爱好的Loki迷上了Volstagg老婆做的土豆千层,夹在里面烤到融化的芝士和肉片味道有些齁人。Thor在饮食方面是永远没办法跟Loki达成一致的,就像他吃肉肯定是大口大口的,咬到汁水畅快,而Loki则是切块了后裹着菜叶子吃。


          


         因为午休时间并没有很长,在快速吃完又简单的介绍后,Thor就准备回去继续加班了,尽管他看的眼睛都要花了。这种工作他不管干多久还是不习惯的很。


          


         在确定了会给Hogun和Fandral签名后,Loki脸上假假的笑容停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拉住Thor胳膊的Sif,他哥哥在被人喜欢这点上,真是从小到大从未失败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两眼一抹黑,一个都没发现的。


          


         相比起那些被分手的前女友,这个干练又漂亮的女人大概机会会更高一些,如果Thor不选择Jane,Sif也是个不错的选择,Odin肯定喜欢。


          


         想到这里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Loki再次为自己无可救药的喜欢逼到胃疼,明明已经吃饱了,却还是忍不住抽痛,好像心脏掉进了胃液里正在融化般。


          


         “不舒服?”等剩下三个人都先出去了,Thor觉得有必要再和Loki重申一下安全性的问题,而且这种办法也就能用一天,第二天再想让Loki跟自己过来,那基本是不可能了。


          


       “你在这个比我公寓厕所还小的屋子里坐一天试试,相信我,你会烦的把这里的椅子都砸掉。”


          


         “别用这个表情对着我。”虽然不怎么关心Loki的事业,但是对方真笑还是假笑,Thor还是看得出来的,他没想到Fandral会喜欢对方,尽管一个是他弟弟一个是他挚友,Fandral的性格他了解的透彻,但是Loki的更加,他很清楚Fandral喜欢上的是荧幕里的那个男人,而不是站在自己面前,恨不得用玻璃杯砸破他脑袋的Loki。


          


         “Fandral喜欢你。”


          


         “然后呢,喜欢我的人有很多,因为他是你的朋友,所以我就要回应他吗?”Loki觉得自己的笑脸要挂不住了,这个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不适合你。”


          


         Loki敛起了眼睛。


          


         “你和荧幕里的形象可是差的远了。”


          


         他这个从小被整到大的人最有发言权。


          


         “真是谢谢你的夸奖。”这下Loki真的笑不出来了。


          


         Odin可以在自己被跟踪后说出别墅里还有其他人的话。那Thor呢?在发现自己是他好朋友的所谓“喜欢的人”后,这句话难道不是告诉他:你不适合Fandral,Fandral喜欢的并不是你,你只是在演戏,演另外一个人而已。


          


         “Loki…”


          


         Thor感觉到对方生气了,这时有发生,但是这次或许有什么不一样,他说不上来,却不希望Loki和Fandral太过亲密,那之后呢?


          


         “你该回去上班了,Brother。”


          


         Loki在吸气,他在平复自己的想法,然后踮起脚亲吻了Thor的唇角,这个动作和他的心情一样,他在告诉自己必须原谅Thor,但不是无休止的,总有一天他不会再让自己去触碰Thor的任何,那个时候就代表,他放下那些喜欢,选择了另外一条没有风雨和坎坷的道路。


          


         午休结束后,Thor就收到了Loki发来的短信,说他先回公寓了,本来该为此感到烦躁的男人却直接把手机塞进了抽屉里。


          


         晚饭也在办公室度过的Thor终于在时间迈过七点后,收到了来自洛杉矶的好消息,他们找到了一条线索。


          


         “这是?”聚在连线的大屏幕前,镜头因为是挂在胸口的,所以抖动的不太规律,等到Ralap握枪的双手出现在画面里时,房间内的灯光亮了。


          


         “哇哦。”不止是坐在屏幕这头的Sif,还有正在现场的BAU也忍不住发出了感叹。


          


         “这是在会所里长期租下的房间。”Ralap确认没有危险后就把枪收回了腰后。


          


         “我们在查找受害人的信用卡支出时,从其中一个人的信息里看到了这个。”对着摆满了各种SM用具的房间,Ralap突然发现也许之前他们推测的一切都是不对的,这些受害人也许并不是所谓的低微人群。


          


         但是因为他们的外部形象太好,一些掩盖在表面之下的东西就要藏的好好的,这也是他们查到现在才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房间的原因。


          


         “Ralap。”靠在椅子里的Thor突然喊了男人一声。


          


         “怎么了?”


          


         “那个挂着镜头的。”


          


         “我有名字的Thor。”负责录像的探员好笑的喊了一声。


          


         “往你的左手边转30度,过了,回来一点。”


          


         “你发现什么了?”Ralap望着那一面墙,上面很多都是束缚类的工具,手铐、脚镣还有全身的臂环之类。


          


         “那个金色的,对,在那个马鞭下面的。”


          


         听着指挥走到了墙面前,在伸手取下摆在镜头前面后,Sif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Ralap麻烦你把这个东西扫描一下发回来,还有,最好查一下,是不是订做的。”


          


         外面镀金的金属形束具除了前面带有锯齿的圆环外,整体就像个拉绳内裤的造型,这种形状如果看过情趣广告就会知道,在屁股后面只有一道绳子夹进臀缝中。


          


         “这可能是个大发现吧。”Sif尴尬的摸着下巴,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扫描和伤口鉴定还需要时间,Thor在九点前回到了Loki的公寓,他本来可以打电话确定对方安全的,可是在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空空如也的消息栏后,Thor决定还是回去一趟。


          


         打开大门时,屋内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动静,Thor皱着眉打开灯,所有的摆设都完完好好的没有一点移位,在扯着嗓子喊了两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后,Thor先是被从肚子上涌到脑海里的烦躁逼的一脚踹翻了Loki公寓的茶几,接着在摸出手机拨出去后,没过几秒,敞开的大门外就传来了音乐声。


          


         从隔壁走出来的Loki刚接起电话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像个盛怒中狮子的Thor,伸手按掉了没有声音的通话,跟在Loki身后出来看看的Samantha,衣着性感的和Thor挥了挥手。


          


         “Thank you, darling。”


          


         Samantha笑眯眯的吻了吻Loki的脸颊。


          


         那像在亲吻对方的脖子一样。


          


         Thor吸了口气,转身进屋拿起车钥匙就向楼下走。


          


         他想到了那个公寓里的安全套,为什么它会在那里?


          


         还有那个女人、Fandral…


          


         他永远无法理解Loki在对待大多数人上的不拒绝。


          


         可是现在Loki就在他的面前,被一个变态盯上了,他想尽办法要对方注意自己的安全。


          


         结果、结果似乎一切都不像他想的那么完美。


          


         为什么不能听话一点?


          


         这句话Odin对他说过很多很多次。


          


         现在他却想要对着Loki说。


          


         怪不得他的弟弟总说他和Odin很像,在脾气上。


          


         “Thor!”


          


         Loki被突然发怒的男人吓了一跳,在看着对方下楼后,几乎马上按了另一边的电梯追了下去。


          


         “Thor。”穿着室内拖鞋根本走不快的Loki在扯住Thor的胳膊时,差点被对方带倒,在鼻尖撞到Thor的后背后,已经要走到车前的男人总算停了下来,但是也就一句话的时间。


          


         “我就确认一下…”


          


         “确认我是否还好好活着。”


          


         捂着发疼的鼻骨,Loki算不上好脾气的回了一句,这种自嘲如果放在平时,Thor只会翻个白眼,但是这会不行,于是在喘了口气后,Thor直接走到机车旁准备回去。


          


         在Thor没有回应的往前又走了几步时,Loki就听到了混杂在脚步声里的水声,并不是多么清楚的,而是那种踩到了水洼一样,因为只是回来确认Loki的安全,Thor直接把机车停在了大厦侧边的马路拐角,从楼梯上落下的光线汇聚在了脚边,Loki低头就看到了一些液体流到了鞋底,然后濡湿了拖鞋的表面。


          


         “Th——”


          


         附着在车胎下面的红点闪烁着掉落,Loki拉住男人的胳膊向后退开时,燃起的火苗已经点燃了机车。


          


         被射穿的油箱在大火里开始升温,裤腿被火苗燎到的Thor在踩灭了火源后,搂着Loki扑倒在了地上,紧随其后的爆炸忽的掀起了声浪,破碎的机车残骸在原地噼里啪啦的抖动着,被热浪灼烧到皮肤的Thor等到确定爆炸过去,脖颈后湿漉漉的感觉让他吐了口气。


          


         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Loki。”


          


         挪动开的身体让视线落在了Loki的脸庞上,被火光映照的鲜红而昏黄。


          


         慢吞吞的从Thor的脖子后面收回了手,从手背刺穿到掌心的碎片把整个胳膊染的透湿,终于知道自己感觉由来的Thor瞳孔一抖,因为巨响而被吸引来的保安大喊着报警,拖着Loki的后腰把人抱了起来,混杂在响动里的迟疑轻微到几不可闻。


          


         但Thor听到了、感觉到了,并且立刻转过头看向了马路对面,在视线遇到从阴影里走出来的男人时,手指抽搐的攥成了拳头,陷入到手心的疼痛就像那片刺穿了Loki手掌的碎片一样,一下下刮裂着皮肤。


          


         发现自己被锁定后,男人退后了两步,甚至来不及回头的跑了出去,已经站起身的Thor在确定Loki所在的位置不会被二次爆炸伤害后,一句话也没说的追了上去,骤然绷紧的肌肉让百米内冲刺的速度快的吓人。


          


         体能方面,Thor就算在特战部队也是毫无疑问的拔尖,那是他的专长,就像Loki擅长看到细节一样,他们不同,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如果没有Odin当年的选择,在未来他们甚至不会遇到对方,或者就算遇到也会在第一次见面后彼此讨厌。


          


         一如他们从小到大互相算计、报复着对方。


          


         “Thor,住手!”


          


         耳膜内的喘息和轰鸣在减退,眼前涣散的光景聚拢的瞬间,Thor侧过头,看着抱住了他胳膊的Loki,手心的伤口还在流着血,那打湿了他的衣服和皮肤,被火苗灼烧的疼痛都没有这一刻被鲜血浸染来的剧烈。


          


         “住手,你要把他打死了。”


          


         脖颈僵硬的转回到手边,被按在地上打的满脸是血的男人出气微小的咳嗽着,混杂在衣服外面的汽油味,以及那把打穿了他油箱的烙枪都在告诉Thor,如果他当时冷静一点,那么自己根本不会靠近那辆车,他不会走过去。


          


         虽然伤口疼的厉害,Loki还是在Thor停下的瞬间转过身挡住了男人的脸,在他把Thor的脑袋压进怀里的同时,身后熟悉的拍摄声带来了一串成型的画面。


          


         TBC


Thor吃醋其实一直有铺垫些小细节的(*/ω\*)

评论

热度(851)